2020年2月19日星期三

柔順之心(雅1:21)

今天分別有兩位朋友找我問好,不約而同詢問我在幹甚麼。由於疫情關係,書法班改為網上授課。今早朋友whatsapp查詢我是否到了AEON超市購物,因為逢星期三超市推出特價貨品,我例必搶購。我因忙於練字,回應要趕交功課稍後才會出門。在購物完畢有另一位朋友在messenger留言,問我AEON是否有米賣,原來我逢星期三到AEON已成為日常,街知巷聞我仍未察覺!最近隨了練習書法,也會焗蛋糕,還有煲劇。然而金毛犬JoJo似乎不喜歡我過份沉於韓劇,經常吠叫,使我不可能不理采牠。我沒有發怒,亦沒有責罵牠,因為「每人都該敏於聽教,遲於發言,遲於動怒」(雅119

2020年2月16日星期日

成全的事

今早收到盾牌口罩開倉的消息,細看訊息發現開售地點在粉嶺工業村,廠方準備派發一萬個籌號,每人限購兩盒(每盒50個),每盒HK$150。我遂想起口罩在疫情前藥房的售價是HK$30,農曆年前加價至HK$50,現今的直銷價更狂升了三倍。我也粗略一算,這廠家積存最少100萬個口罩,為何政府聲稱一罩難求?這事件在facebook上引來很大回響,連議員也出面質詢政府表態,惹來公關災難。我始終相信,「是就說是,非就說非;其他多餘的,便是出於邪惡。」(瑪537

午飯後我又慣常巡視藥房及超市,希望能奇蹟地遇上口罩返貨,今天卻出奇地發現一海味店進行速銷,購買三袋湯包即送外科口罩五個,我毫不猶豫揀了潤肺補氣系列,合共HK$130,還有千金難求的口罩,感謝主的成全。

2020年2月15日星期六

黑暗的世代

今天的福音講述耶穌第二次增餅,最終「人都吃飽了,把剩女下來的碎塊收集了七籃子」((谷88)。最近疫情嚴峻,我呆在家瀏覽網店,與朋友交換資訊,希望能搶購口罩。昨天屈臣氏進行口罩登記活動,我準時中午12時登入,輪候號碼是四十多萬,有云高峰有近150萬在線上。由於只有三萬個名額,我花了45分鐘等候,最終失望而回。我又根據網上資訊自製搓手液,竭所能找來消毒火酒、甘油、雙氧水,經多次嘗試仍未成功?難道我購買了一些與商品不符的東西?昨天得知教區停止感恩祭兩個星期,這是甚麼世代?

2020年2月11日星期二

遠離主的教導

今天是露德聖母慶日,由於疫情影響附近有大廈不斷出現確診個案,亦有酒樓員工染病,全店要關閉14天進行消毒及檢疫,街上行人稀少,市面蕭條。我探過媽媽後走到銀行,發現門口張貼了告示,要求顧客要佩戴口罩,不然拒絕服務。我看見銀行內有一位客人蹲在地上不肯罷休,當時連我在內只有三位客人,正值午飯時間為何沒有顧客?難道大家都怕被傳染?我想起耶穌說:「他們恭敬我,也是虛假的」(谷7:7)這就是大難臨頭的徵兆。

2020年2月9日星期日

主的味道

神父在講道中分享了一個故事,話說有一頭兇猛的老虎一直以殺人為樂,有一天牠遇上聖方濟,經聖方濟的教誨後,老虎決定以後只有饑餓才吃人肉,也不會侵襲基督徒。可是老虎在幾天後殺了一位基督徒,老虎的朋輩遂控告牠違反承諾。老虎反問:「他是基督徒嗎?我完全感覺不到他有基督徒的氣息。」我們也匹配稱為基督徒嗎?
鹽有調味的作用,也用於保存食物,猶太人亦以鹽代表純潔的心。「鹽若失了味,可用什麼使它再鹹呢?它再毫無用途」(瑪5:13)神父提醒我們作為基督徒,每個人都有自己的使命,履行職務,好好發揮,甘願分享,互相扶持,甚至犧牲自己,努力成為地鹽世光。

2020年2月6日星期四

棍杖 vs 口罩

日前得悉今早Ultra Ready的口罩在指定藥房有售,Louis 上班時發現已有長長的人龍,相信瞬間便沽清吩咐我不用去排隊。我下午帶貴婦犬Maco去散步,經過大街見藥房張貼了告示,口罩售罄另450個訂購口罩的籌已派發,還有12字的標語「國難當前,大家忍讓,共渡時艱」。我奇怪為何仍有人龍,原來是滴露消毒液($85 1.5公升)、洗手液 ($50三支) 及紙巾剛補貨,排隊人士可限購各貨品一件。我見價錢合理便抱著Maco排隊,怎料還差十個已售罄,只剩下$7一支的潔手液,我惟有放棄失望而回。福音講述耶穌派遣十二宗徒出外傳教,「囑咐他們在路上除了一根棍杖外,什麼也不要帶」(谷68),沒有食物、銅錢,只有棍杖作防衛。現今疫情嚴重,口罩就是最好的自我保護裝備,況且供應短也很難像耶穌年代遇上有心接待的人士。

2020年2月4日星期二

千金難求



今天的福音講述耶穌治愈會堂長雅依洛的女兒,我們清楚知道是信德令女孩起死回生。然而家人認為這是多此一舉,「你的女兒死了,你還來煩勞師傅做什麼?」(谷5:35)我今天到訪各大超市,消毒防禦物品全部空空如也,我也曾想過要放棄,心想只是花點時間多走幾間也無妨,結果在經過屈臣氏時遇見一大群人在貨倉門外搶購東西,我走上前觀看,職員隨即遞了兩支滴露洗手液給我,我遂問「幾多錢?」職員回應說:「未上架,不清楚,你到收銀處查問啦!」說時遲那時快,轉眼全部沽清,其他人盯著我手上的洗手液,我才明白它的珍貴。